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務處 > 語言文字 > 學院語工動態

楊道麟:讀第一流的書 做真善美的人

  [日期:2019-05-05] 閱讀:

 讀第一流的書  做真善美的人

(與江漢藝術職業學院的同學交流)

華中師范大學  楊道麟

(特別聲明:若需轉載,請與江漢藝術職業學院教務處聯系。)

 

尊敬的主持人,親愛的各位同學:

    大家上午好!

我今天榮幸地接受江漢藝術職業學院的邀請,來給大家交流《讀第一流的書 做真善美的人》這個話題,感到異常開心。學界周知,以竹簡書、絹帛書、紙質書、電子書等為載體的第一流的書即經典文字作品(經典文章作品、經典文學作品,以下省略)它作為人類文化的長河中經過沖刷與淘洗而沉淀下來的并被大多數人所認同、理解和學習的典籍,既是人類文明史、精神史、奮進史的形象或抽象的演繹,又是人類“求真”、“向善”、“崇美”的生動或沉靜的展示。那穿透歷史而燭照未來的遠見卓識、傳承文明而堅守道德的崇高抱負、機鋒橫出而彰顯活力的美感傳遞,無不給人們以“真”的啟迪、“善”的感悟和“美”的熏陶。因而對于它的閱讀,作為一種言語技能予以考察,屬于認知、行為的領域,有著嚴密的科學規律;作為一種文化活動予以觀照,則屬于情感、價值的領域,又有著濃郁的人文精神。當閱讀主體打開思想內容芬芳馥郁、語言形式瑰麗多姿的甚至是超越時空的經典文字作品時,不僅能夠從中認識大千世界,并求得“真”,使其“探索品質的養成”,進而“充實人生”;而且能夠從中明確榮辱是非,并向往“善”,使其“道德意識的覺醒”,進而“改變人生”;更加能夠從中享受精神愉悅,并崇尚“美”,使其“自由心靈的建構”,進而“享受人生”。以下試圖從三個方面依次與各位同學交流:

一、從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中“求真”而做養成探索品質的人

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中的“求真”即指閱讀客體和閱讀活動本身對閱讀主體所產生的知識涉獵、能力形成和智力開發等作用,以期讓閱讀主體從中獲得智慧的啟迪并進而促使其“探索品質的養成”。這是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中的重要作用之一,也就是表現為“充實人生”。以下僅從三個方面具體展開:

(一)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涉獵知識

知識是指人類在社會實踐中對客觀事物的認識和經驗的總和。就人類的經典文字作品所具有的知識而言,既有大至太空宇宙、海底世界,小至飛禽走獸、夜霜晨露,微至基本粒子、毛細血管等自然科學知識,又有大至改朝換代、遷都移疆,小至嗜好性癖、風俗鄉習,微至眉來眼去、意識爭斗等社會科學知識,還有大至思維流程,小至思維元素,微至思維觸角等思維科學知識。可以毫不夸飾地說,人類的知識包羅萬象,遠至盤古的開天辟地,近至新科技的發明創造,乃至非現實的幻想、超現實的夸張、轉瞬即逝的美夢、未來世界的憧憬等,都可以進入經典文字作品的領域。經典文字作品閱讀是涉獵知識的“母本”。通過閱讀,閱讀主體可以從經典文字作品中領略山川風光,懂得生態規律,欣賞天象奇觀,從而認識大自然的美妙;通過閱讀,閱讀主體可以從經典文字作品中了解國際的風云變幻,知曉國內的重大事件,看到光怪陸離的人間百象,從而培養豐富多彩的內心世界;通過閱讀,閱讀主體可以從經典文字作品中聽圣哲名家剖析歷史、闡釋人生,看叱咤名流振臂高呼、撥弄寰球,從而博得古今興衰之理,明了人世浮沉之音;通過閱讀,閱讀主體可以從經典文字作品中追問人類的思維方式由古代的樸素唯物辯證的思維方式發展到近代的形而上學的思維方式和現在的系統論的思維方式,從而探索人類思維的奧秘。一句話,通過經典文字作品閱讀,閱讀主體能夠飽含書香,從而達到涉獵自然、社會、思維等領域知識的目的。

(二)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形成能力

能力是指人類在社會實踐中勝任某項活動或完成一定任務的本領。就人類的經典文字作品所具有的能力而言,既有普通報刊的瀏覽、專業書籍的查詢、互聯網上的檢索等閱讀能力,又有對外物捕捉并儲存的感受、加工并重建的輻散、顯影并定型的呈現等寫作能力,還有借助聽覺分析器官接收語音信息并通過思維加以理解、吸收,并進而口述等聽說能力。經典文字作品閱讀是形成能力的“母乳”。通過閱讀,閱讀主體能夠對經典文字作品的內容與形式進行整體觀照和情感體驗,并對其中的是非與得失進行價值評估和理智判斷,從而打好認讀、理解、欣賞、評價等各方面的“根基”,形成閱讀能力;通過閱讀,閱讀主體能夠從經典文字作品中熟悉文體的樣式、把握典型的結構、掌握巧妙的寫法、積累規范的語言、搜集具體的事料、汲取深刻的思想、領略濃烈的感情、體悟高遠的境界,從而打好文體、文序、文技、文辭、文事、文意、文情、文境等各方面的“根基”,形成寫作能力;通過閱讀,閱讀主體能夠從經典文字作品中獲得語音辨識力、言語記憶力、語義理解力、話語品評力,從而打好聽辨、聽記、聽解、聽評等各方面的“根基”,形成聆聽能力;通過閱讀,閱讀主體能夠從經典文字作品中獲得話題選準力、語段組織力、情意表達力、場景調控力,從而打好組碼、編碼、發碼、用碼等各方面的“根基”,形成說話能力。一句話,通過經典文字作品閱讀,閱讀主體能夠尊嚴地生活,從而達到深化閱讀能力、帶動寫作能力、規范聆聽能力、促進說話能力的目的。

(三)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開發智力

智力是指人類在社會實踐中對客觀事物的認識和理解的智慧。就人類的經典文字作品所具有的智力而言,既有自然觀察、實驗觀察、藝術觀察等觀察力,又有遺傳記憶、免疫記憶、神經記憶等記憶力,還有再造想象、創造想象、審美想象、科學想象等想象力,更有擴散思維、集中思維、直覺思維、靈感思維等思維力。經典文字作品閱讀是開發智力的“母機”。通過閱讀,閱讀主體能夠對經典文字作品進行分析性閱讀、整合性閱讀、記誦性閱讀、快速性閱讀、探究性閱讀、創造性閱讀等,這就需要貫穿復雜的智力活動;通過閱讀,閱讀主體能夠把經典文字作品所運載的知識、觀點、情感、主張、態度等信息轉移到自己的大腦中去,并在自己的大腦中安家落戶,這就需要付出巨大的智力勞動。據閱讀心理學家研究,閱讀主體對經典文字作品的心智活動是主動而積極的,它含有三個機能群,一是激活機能群,專事閱讀主體對經典文字作品的啟動、激發、強化、積聚和催驅等心理動力;二是操作機能群,完成閱讀主體對經典文字作品的猜測、確證、提純、重組、應用、創新、表征和表述等行為動作;三是定向和調控機能群,朝著閱讀主體對經典文字作品的既定目標,有程序、有節奏、合乎邏輯地去實現某種特殊的“需要”。當這三個機能群整體地發動起來的時候,就可以全面地挖掘閱讀主體對經典文字作品的智慧潛力。一句話,通過經典文字作品閱讀,閱讀主體能夠博覽群書,從而達到開發觀察力、記憶力、想象力、思維力等智力的目的。

二、從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中“向善”而做覺醒道德意識的人

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中的“向善”即指閱讀客體和閱讀活動本身對閱讀主體所產生的思想凈化、情操陶冶和德性涵養等作用,以期讓閱讀主體從中獲得精神的感悟并進而促使其“道德意識的覺醒”。這是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中的又一重要作用,也就是表現為“改變人生”。以下僅從三個方面具體展開:

(一)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凈化思想

思想是指人類在社會生活中對客觀事物的認識而產生的觀點、主張和看法的必然結果。就人類的經典文字作品所具有的思想而言,既有憧憬新生活、熱愛新時代、奉獻新作為等觀點見解,又有歷史使命感、民族自豪感、社會責任感等主張立場,還有科學世界觀、積極人生觀、正確價值觀等看法意見。經典文字作品閱讀是凈化思想的主要方式。通過閱讀《華嚴經》,閱讀主體能夠從中開辟擺脫庸常生命的超越之路;通過閱讀《圣經》,閱讀主體能夠從中確立具有普世性的人類倫理;通過閱讀《古蘭經》,閱讀主體能夠從中打造獨特意味的精神氣質;通過閱讀《奧義書》,閱讀主體能夠從中充滿神圣熱忱而引起高潔的幽思;通過閱讀《詩經》,閱讀主體能夠從中“興起其好善惡惡之心”;通過閱讀《禮記》,閱讀主體能夠從中“卓然自立,而不為事物之所搖奪”;通過閱讀《樂記》,閱讀主體能夠從中“蕩滌其邪穢,消融其查滓”;通過閱讀《易經》,閱讀主體能夠從中理解“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深刻;通過閱讀《老子》,閱讀主體能夠從中透視“無為而治”的人生真諦;通過閱讀《莊子》,閱讀主體能夠從中造就“心靈自然”的東方人格;通過閱讀《論語》,閱讀主體能夠從中學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風范;通過閱讀《孟子》,閱讀主體能夠從中吸收“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髓;通過閱讀《墨子》,閱讀主體能夠從中明了“兼愛”、“非攻”、“尚賢”、“尚同”的宗旨;通過閱讀《三國志》,閱讀主體能夠從中懂得“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的道理;通過閱讀《世說新語》,閱讀主體能夠從中體味兩晉六朝那種“高遠”、“恬淡”、“素雅”的風采;通過閱讀《壇經》,閱讀主體能夠從中受到“平衡身心”、“積聚善因”、“免遭惡業”的啟迪;通過閱讀《近思錄》,閱讀主體能夠從中參透周子、程子、張子之學“廣大閎博,若無津涯”的奧秘;通過閱讀《傳習錄》,閱讀主體能夠從中把握“格物致知”、“心外無理”、“知行合一”的要義;通過閱讀《日知錄》,閱讀主體能夠從中汲取“經世致用”、“反對空談”、“廣求證據”的識見;通過閱讀《曾國藩家書》,閱讀主體能夠從中孕育“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理想。一句話,通過經典文字作品閱讀,閱讀主體能夠吮吸到先圣時賢的魂靈乳汁,從而得到理智上的指引,達到凈化思想的目的。

(二)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陶冶情操

情操是指人類在社會生活中綜合起來的而不易改變的情感、趣味和操守的執著傾向。就人類的經典文字作品所具有的情操而言,既有真實感、正義感、榮譽感等情感意向,又有友誼感、自豪感、良心感等趣味愛好,還有志行純潔、志向誠篤、志力堅定等操守氣節。經典文字作品閱讀是陶冶情操的必要途徑。通過閱讀但丁的《神曲》,閱讀主體定會從中憑借理性智慧的支撐而達到潔凈自身的境域;通過閱讀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閱讀主體定會從中激發對人與人之間的赤裸裸金錢關系的憎惡;通過閱讀海明威的《老人與海》,閱讀主體定會從中領略打不垮的“硬漢”品格;通過閱讀屈原的《離騷》中的“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閱讀主體定會在追求理想的崎嶇道路上勇往直前;通過閱讀司馬遷的《史記》中的“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閱讀主體定會增添嚴肅的歷史態度和愛憎分明的真情實感;通過閱讀張衡的《論衡》中的“知政之得失在草澤,知經之得失在諸子”,閱讀主體定會洞悉很有遠見的評價與蘊蓄深刻的意義;通過閱讀陶淵明的《歸去來兮辭》中的“富貴非吾愿,帝鄉不可期”,閱讀主體定會找尋“樂天安命”的旨趣及生命價值的本源;通過閱讀范仲淹的《岳陽樓記》中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閱讀主體定會具備憂國憐民的赤誠品質;通過閱讀岳飛的《滿江紅·寫懷》中所體現的“精忠報國”,閱讀主體定會感到濃得化不開的耿介情懷;通過閱讀文天祥的《過零丁洋》中的“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閱讀主體定會立下救國救民的宏大誓愿;通過閱讀于謙的《石灰吟》中的“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閱讀主體定會凸顯剛毅堅強的忠貞氣節;通過閱讀魯迅的《自題小像》中的“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閱讀主體定會品出鐵骨錚錚、敵我分明的深蘊;通過閱讀經典文字作品中的傳記,閱讀主體定會從趙一曼的甘灑熱血、劉胡蘭的慷慨就義、董存瑞的舍身忘死、江竹筠的大義凜然、羅盛教的異國捐軀、邱少云的赴湯蹈火、黃繼光的勇于犧牲、雷鋒的奉獻他人、歐陽海的英雄壯舉、張志新的壯懷激越、孔繁森的公而忘私、史鐵生的積極進取、張海迪的身殘志堅、海倫·凱勒的樂觀向上等高風亮節中獲得熏染。一句話,通過經典文字作品閱讀,閱讀主體能夠徜徉在天賦秉性的“伊甸園”內,從而得到精神上的洗禮,達到陶冶情操的目的。

(三)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涵養德性

德性是指人類在社會生活中所體現的抑制非道德元素的性格、意志和行為的堅韌力量。就人類的經典文字作品所具有的德性而言,既有積極進取、勇于探索、自尊自強等性格傾向,又有謙虛謹慎、戒驕戒躁、知難而進等意志品質,還有吃苦耐勞、頑強剛毅、奮發果斷等行為堅守。經典文字作品閱讀是涵養德性的不二法門。通過閱讀亞里士多德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瞥見人類的心靈棲居與求知欲望的廣漠深遠;通過閱讀塞萬提斯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贏得捍衛真理與構筑夢想的精神;通過閱讀歌德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通曉睿智的人生;通過閱讀叔本華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建立起內心的價值系統;通過閱讀列夫·托爾斯泰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探究道德的執著;通過閱讀尼采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對生命永葆積極而樂觀的心態;通過閱讀紀伯倫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明晰深刻的哲理;通過閱讀馬爾克斯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思索文化的傳承與互鑒及交融的命題;通過閱讀葉圣陶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享有熱情濃烈;通過閱讀豐子愷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體察細膩親切;通過閱讀冰心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那博大深邃、單純冰潔的世界中滋養心根;通過閱讀《法國革命》和《物種起源》等經典文字作品,孫中山立志要投身革命;通過閱讀《世界英雄豪士傳》的經典文字作品,毛澤東認為中國也應該有華盛頓、林肯、拿破侖、彼得大帝等人物;通過閱讀《革命軍》、《警世鐘》、《猛回頭》等經典文字作品,周恩來樸素的愛國親民的美德不斷得以升華;通過閱讀《共產黨宣言》、《資本論》等經典文字作品,方志敏在斗爭中逐漸成長為堅強的共產主義戰士;通過閱讀《包公案》、《老殘游記》等經典文字作品,彭德懷發誓要做一位清官和忠臣;通過閱讀《庶民的勝利》、《布爾什維克主義的勝利》等經典文字作品,聶榮臻萌生出對革命的向往之情;通過閱讀《三國演義》、《七俠五義》、《水滸傳》等經典文字作品,許世友一心想要行俠仗義;通過閱讀《三民主義》、《二月革命》、《共產主義ABC》等經典文字作品,徐向前終于成為一名為遠大理想而奮斗的優秀黨員。一句話,通過經典文字作品閱讀,閱讀主體能夠浸潤于五彩繽紛的情感世界,從而得到心靈上的共鳴,達到涵養德性的目的。

三、從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中“崇美”而做建構自由心靈的人

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中的“崇美”即指閱讀客體和閱讀活動本身對閱讀主體所產生的審美意識增強、審美因素領略和審美境界提升等作用,以期讓閱讀主體從中獲得美感的熏陶并進而促使其“自由心靈的建構”。這是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中的另一重要作用,也就是表現為“享受人生”。以下僅從三個方面具體展開:

(一)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增強審美意識

審美意識是指客觀存在的審美對象在審美主體頭腦中的能動而積極的反映。就人類的經典文字作品所具有的審美意識而言,既有審美觀點、審美情趣、審美標準、審美理想等審美觀念,又有審美感知、審美想象、審美理解、審美情感等審美心理,還有審美欲望、審美需求、審美動機、審美意圖等審美態度。經典文字作品閱讀是增強審美意識的契機。通過閱讀柏拉圖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洞察思與詩的無間、宇宙的恒常、澄明的真理;通過閱讀莎士比亞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領會其追求藝術的博大精深;通過閱讀笛卡爾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發現全部近代歐洲哲學的基礎和源泉;通過閱讀盧梭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深味出理性力量的廣延;通過閱讀康德、席勒、黑格爾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品味“極富人道主義”的理念;通過閱讀馬克思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知曉人世的激情;通過閱讀馬克·吐溫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了解詼諧的閑適;通過閱讀卡西爾的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思考西方思想史上關于人的本性的各種理論;通過閱讀審美意識較為系統的毛澤東的《我們的文藝是為什么人的》和《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文化》、魯迅的《拿來主義》和《摩羅詩力說》、蔡元培的《圖畫》和《以美育代宗教說》、朱光潛的《談讀詩與趣味的培養》和《對于一棵古松的三種態度》、錢鍾書的《談中國詩》、宗白華的《中國藝術表現里的虛與實》、王梓坤的《想象的作用》、唐弢的《作家要鑄煉語言》、周先慎的《簡筆與繁筆》、孫犁的《好的語言和壞的語言》、茅盾的《談〈水滸〉的人物和結構》、朱德熙的《談朱自清的散文》、吳炫的《一幅恬淡明麗的春之圖——讀老舍的〈濟南的冬天〉》、清岡卓行的《米洛斯的維納斯》等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定會從中得到多方面的裨益。一句話,通過經典文字作品閱讀,閱讀主體能夠獲得更多的審美享受,從而達到增強審美意識的目的。

(二)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領略審美因素

審美因素是指客觀存在的審美對象諸多類型中所蘊涵的各種美的成分。就人類的經典文字作品所具有的審美因素而言,既有自然美、社會美、藝術美、科學美等審美形態,又有優柔美、崇高美、悲劇美、喜劇美等審美范疇,還有整齊一律美、對稱均衡美、對比調和美、多樣統一美等審美形式經典文字作品閱讀是領略審美因素的憑借。通過閱讀描景繪色為主的散文、游記等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應著力領略自然美;通過閱讀記事寫人為主的新聞、通訊等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應著力領略社會美;通過閱讀小說、詩歌、戲劇等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應著力領略藝術美通過閱讀《現代自然科學中的基礎學科》、《奇妙的克隆》、《神奇的極光》、《宇宙的未來》、《機器人》等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應著力領略科學美;通過閱讀《桃花源記》、《櫻花贊》、《西湖漫筆》、《荷塘月色》等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應著力領略優柔美;通過閱讀《〈黃花岡七十二烈士事略〉序》、《刑場上的婚禮》、《最后一次的講演》、《沁園春·雪》等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應著力領略崇高美;通過閱讀《屈原列傳》、《火刑》、《祝福》、《一封終于發出的信》、《竇娥冤》等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應著力領略悲劇美;通過閱讀《小二黑結婚》、《變色龍》、《威尼斯商人》、《競選州長》、《警察和贊美詩》等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應著力領略喜劇美;通過閱讀《雄偉的人民大會堂》、《凡爾賽宮》、《巍巍中山陵》、《中國石拱橋》、《故宮博物院》等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主體應著力領略整齊一律美、對稱均衡美、對比調和美與多樣統一美;尤其是通過閱讀中華文化精品,閱讀主體能夠從中察覺到諸子的思辨、漢賦的華麗、魏晉文章的風骨、唐詩宋詞的精美、明清小說的波濤等諸多美的成分。一句話,通過經典文字作品閱讀,閱讀主體能夠激起強烈的審美熱情,從而達到領略審美因素的目的。

(三)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提升審美境界

審美境界是指客觀存在的審美對象在審美主體接受時所達到的某種獨特的狀態。就人類的經典文字作品所具有的審美境界而言,既有審美主體的以耳目為主的生理感官層次對經典文字作品的表層意義即字面意義在接受時所領略到的審美境界,又有審美主體的以心意為主的一般心理層次對經典文字作品的句內意義即語境意義在接受時所領會到的審美境界,還有審美主體的以神志為主的精神人格層次對經典文字作品的句外意義即言外之意在接受時所領悟到的審美境界。經典文字作品閱讀是提升審美境界的依托。通過閱讀,閱讀主體能夠感受經典文字作品中的“美質”,并不接納“外界”的暗示,或造化神奇的自然美,或動人心魄的社會美,或妙筆生花的藝術美,或啟人才智的科學美,從而使審美實踐活動依循著美的召喚,并獲得經典文字作品的格外盡興的享受,達到“陶冶性情,涵養心靈”的目標;通過閱讀,閱讀主體能夠探尋經典文字作品中的“旨趣”,并運用“求異”的觸角,或判斷觀點的是非,或區分主張的好壞,或識別看法的對錯,或審察見解的正誤,從而使審美鑒賞活動由膚淺走向深刻,并擁享經典文字作品的極其豐富的內涵,達到“思想碰撞和心靈交流”的目標;通過閱讀,閱讀主體能夠創設經典文字作品中的“世界”,并未受到“定勢”的影響,或突破慣例,或變形思考,或換元運思,或逆轉思路,從而使審美創造活動自由自在地展開,并發揮經典文字作品的最大限度的潛能,達到“思維的創新,表達的創新”的目標。一句話,通過經典文字作品閱讀,閱讀主體能夠進入“游戲和假象的快樂王國”,從而達到提升審美境界的目的。

總之,經典文字作品以其或雅健或老辣或幽默或通脫或新奇或朦朧或放達或新潮等等不同的特色,一起構筑成了閱讀主體今天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美不勝收的傳世瑰寶,所以對于它的閱讀,既是成功的起步又是精神的旅行更是靈魂的馳騁。經典文字作品閱讀中的知識涉獵、能力形成、智力開發等“求真”和思想凈化、情操陶冶、德性涵養等“向善”以及審美意識增強、審美因素領略、審美境界提升等“崇美”不但是辯證統一的,而且是和諧一致的。它們共同展現閱讀主體的本質力量并涌動出永不干涸的文化“活流”,從而促進閱讀主體在經典文字作品中“擇真而讀”、“擇善而讀”、“擇美而讀”,進一步為營造“書香社會”創造條件,真正實現經典文字作品的“閱讀充實人生”、“閱讀改變人生”、“閱讀享受人生”的最高目的,繼而又好又快地邁向“人的發展和完整性建構”的嶄新天地。

…………

同學們,實現“讀第一流的書 做真善美的人”的至高生活夢想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因而不可能一蹴而就。著名美學家朱光潛曾提出:“要有大成就,必定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徑走”、“生命就是一種奮斗,不能奮斗,就失去生命的意義與價值。”我們大家只要既擁有“九天攬月”的豪邁氣概在經典文字作品的無盡蒼穹中奮飛并憑借其獨特的閱讀建樹而敢為人先于學界,又擁有“九死未悔”的堅定信念在經典文字作品的崎嶇山路上跋涉并憑借其鮮明的閱讀立場而卓然自立于學界,還擁有“上下求索”的超人毅力在經典文字作品的浩淼海洋里遨游并憑借其深厚的閱讀積淀而遐邇聞名于學界,就能激發內在的活力,形成真正的學問,開創全新的格局,從而達到“立德”、“立功”、“立言”的最佳境域。由于時間的限制,就簡要與大家交流到這里。歡迎各位同學尋找機會與我坦誠地交流閱讀經典文字作品的心得和體會,我的電子郵箱為jackyangdl@126.com。耽誤各位寶貴的時間,非常感謝大家的傾情陪伴以及多次爆發出友好的掌聲! 

20190412日上午于江漢藝術職業學院學術報告廳 

                                                                         

收藏 推薦 打印【 字體: 】【 關閉
Powered by